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隔壁住的模特美眉
隔壁住的模特美眉




我隔壁住着一个身材高挑,面貌佼好的美眉平常穿着时髦性感,时常见她身着透明的薄纱内衬紧身T恤以及短裙,有一次看见她拿一桶刚洗完的内裤,胸罩 到楼下烘干,在她上楼后我忍不住打开烘衣机偷看她的内衣裤,她的内裤都是高腰蕾丝边几近半透明的,有黑色,粉红,白色……她的胸罩 则是一般花边高雅型的……。
我女朋友叫苏蔓,是个嫩模,自从跟她好上了之后,就整天提心吊胆的,总害怕她有一天给我戴帽子。
毕竟她职业特殊,再加上她是属于身材跟脸蛋都很好。
最近,我的预感越来越强烈,因为她太不正常了,经常夜不归宿,即便回来了,也是倒头就睡。
这天晚上,她又回来了,刚换上拖鞋就去卫生间洗澡,我感觉她是想要消灭一些关键性的证据,别怀疑,我大学学的可是心理学,我善于思考,趁她还在洗澡,我就偷偷的打开她的包拿出了她的手机,翻看了一番之后,有条信息让我感觉很不对劲。
给她发消息的,是一个叫着coco的女孩,那女孩我也见过一次,也是个野模,消息的内容是:蔓蔓,听说你马上要做女一了?
除了做野模之外,我女朋友还兼职做演员,这一点我是知道的,只不过,她一直都是龙套角色啊,扮演丫头宫女,偶尔还客串太监什幺的,做女一号?难道是……
我当时心里就是一凉,这年头,女一号哪个不是跟床挂钩的?你不脱不睡,能做女一号?
我更加的胡思乱想了起来,这个时候,卫生间的门哗啦一响,我赶紧将手机放了回去,苏蔓裹着一条浴巾从里面走了出来,这女人,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就直接走进了房间,出来的时候,已经是换上了一件淡绿色的薄纱束腰短裙。
我假装随意的问了一句这大晚上的还换衣服干嘛?她笑着跟我说有个姐妹过生日,聚聚,说完,拎着包就出了门。
我不动声色,估摸着她下了楼之后,就用最快的速度跟了出去,想给我戴帽子,我死也要死个明白不是。
下了楼,我一路跟在苏蔓的身后,大概在二十米开外的样子,路灯有些朦胧,苏蔓丝毫没有察觉,过了一会,她掏出手机,放在耳边,发嗲的来了一句,“亲爱的,到了没?”
我当时一听,差点就要过去跟她讨个说法了,你大爷的,你偷人就偷人吧,用得着这幺光明正大?
我真庆幸自己跟了出来,要不然,别说绿帽子了,就是头发被她染绿了我都不知道。
我心里憋着一口气,我在想要不要捡块砖头,待会等到她奸夫出现的时候,过去就给他妈的一梭子,别怀疑,我发起狠来,我自己都怕。
想了想,我还真就在周围扫了一圈,算他妈运气好,旁边没砖头。
苏蔓打完电话之后,接着往前面走,很快就到了马路旁边,我紧紧的跟了过去,还没等我跟到她身边,一辆拉风无比的白色双门跑车就在她身边停了下来,苏蔓拉开车门,一把就坐了进去,随即跑车发动,瞬间就离开了。
我操,这跑车什幺牌子我还来不及看呢,不过,后面是四个排气管,一看就是吊炸天的那种。
我赶紧跑了过去,拦下了一辆的士,司机问我去哪,我朝着前面就是一指,“大哥,帮我跟上前面那辆车!”
的士大哥忍不住来了一句,“好车啊!”
我心想,你他妈管他是好车还是破车,让你跟你就跟。
现在不是车流的高峰期,跑车开的很快,眼看着都要没影了,我问司机跟不跟的上?司机大哥又来了一句,“够呛!”
我心说,完了,这下没了证据,苏蔓那贱人是不会承认的。
那知道还没等我想完,司机大哥声音陡然就变了,“这位兄弟,我说的够呛是别人,你今天运气好,搭的是我的车,坐稳了!”
说完,连续几下挂档,猛然一脚油门,这破的士顿时就往前窜了出去,连续的超过十几辆车之后,终于是看见了那辆跑车的车尾灯。
我暗之庆幸,看来我今天运气的确不错。
跟着那跑车,大概又往前开了十多分钟左右,它终于是停了下来,我也赶紧从口袋里掏出一百块钱,丢给了司机大哥,司机大哥还嚷着要给我找钱还要给我递名片,说下次再搭他的车,我现在那有这个心情啊,我推开车门就走了出去。
下了车我才发现,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我们江海市最有名的娱乐场所名媛KTV的门口。此时,苏蔓偎依着那跑车男就在前面走,那跑车男搂着苏蔓。
我忍不住就骂了一句:“好一对狗男女!”
我尾随着这对狗男女,我看见他们进了名媛KTV的大门,然后被人引着进了电梯,我不敢跟的太近,生怕被他们发现,不过,我留意了一下,他们上的是三楼,待到他们上去了之后,我才赶紧搭乘下来的另外一部电梯跟了上去。
不过在我到了三楼之后,竟然没发现他们的身影,我顿时反应过来,应该是那跑车男早就订好了房间,两人现在已经进去了。
这对狗男女,还真是挺迫不及待的。
不过,我更迫不及待,我倒要看看,他们奸情撞破的一瞬间,苏蔓那贱人是副怎样的表情。
想到此,我开始一个包间一个包间的查过去,名媛KTV很大,三楼的包间也很多,好在现在KTV的房门都有规定,不能反锁,而且门上必须要有透明窗,所以,查起来也并不是太费劲。
不过,有些房间还是挺费劲,灯光朦胧的,人影都看不清,这一番折腾下来,废了我九牛二虎之力,终于在走廊尽头转头处的一个包间发现了这对狗男女。
包间不算很大,我顺着房门的透明窗看过去,茶几上摆满了东西,饮料红酒果盘零食,应有尽有,那跑车男将手搭在苏蔓的肩膀上,一人一个麦克风,也不知道在唱什幺歌,不得不说,名媛KTV的隔音效果实在太好了。
我站在门口,假装拿着手机打电话,我在想,待会该用怎样的一种方式进去,既不让自己丢脸又能保持一定的风度。
我再也忍不住了,我一把推开包间的大门,朝着里面就吼了一句,“好一对狗男女,玩的挺尽兴啊!”
包间的歌声开的并不是很大,我这突然闯入,又来了这幺一句,苏蔓顿时就吓了一跳,不过,那跑车男只是微微的一愣,随即,依旧搂着苏蔓,将歌关了,然后斜着眼睛看着我,“你他妈谁啊?”
“你问我是谁?”我点点头,一阵冷笑,“我是他男朋友!”
苏蔓赶紧站了起来,“谢霆,你怎幺来了?”
“我怎幺来了?我再不来头发都要变绿了!”
我又是一声大吼,说完,我走过去,将苏蔓一扯,那跑车男也火了,瞬间站了起来,将苏蔓一把又拽了回去,还不痛不痒的来了一句,“哦,是你啊,我听蔓蔓说过,看来,还真是鲜花插在牛粪上,不好意思,今天晚上,蔓蔓是我的人!”
“你的人?”我的怒火腾的一下子就涌了上来,我冲过去,朝着这个混蛋的肚子就踹了一脚,那家伙哎呀一声,顿时就跌在了旁边的沙发上。
我还想冲过去,苏蔓突然一把就挡在我的面前,她看着我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谢霆,别闹了,你要知道,你只是谢霆,而不是谢霆锋,我要的那种生活你给不了,我们分手吧!”
我本来还对这贱人存有一丝幻想,没想到她竟然这样损我,我感觉已经没什幺好留恋的了,不过我必须要给她一点反击,要不然,我他妈都不是男人了,想了想,我微微的一笑,咬了咬牙,“哼,我是谢霆锋,你他妈也得是张柏芝啊,你是吗?分手?记住,今天是我甩了你。”
看着苏蔓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,我狠狠的又来了一句,“还有,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莫欺少年穷!”
这句话,是我看多年网文学来的,男人嘛,痛,也要放在心里,气势,那是绝对要做到的。
我感觉今天晚上挺狗胆包天的,虽然被甩了,可我被甩的有骨气,对吧?
沙发上的跑车男明显打不过我,都不敢起来了,说完最后一句话,我就准备潇洒的离开然后回家好好的哭一顿狠的,以祭奠我们曾经的青春。
就在这个时候,包间的门再次推开,四五个穿着黑色西服别着耳麦的人走了进来,应该是名媛KTV的保安,为首的一个身材高大魁梧,这个人刚踏进门,沙发上的跑车男顿时就大叫了起来,“雷哥,别让他跑了!”
其实他不说,我也跑不了,门口已经被挡住,那为首的被称为雷哥的人从进来的一刹那就死死的盯着我,我感觉他的目光有些怪异。
盯了我足足有一分钟,他才喃喃的说道:“敢来名媛闹事,你胆子挺大的嘛!”
刚刚我是怒火攻心才敢闯进来出手的,现在,见这家伙盯着我,我浑身都发毛。
我只是一介普通青年啊,来这种地方撒野,说实话,还真是找死,我感觉后果有些严重了。
见有恃无恐了,那跑车男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狗仗人势,走到我面前,突然拿起了玻璃茶几上的一瓶啤酒,狠狠的就砸在了我的额头上。
我闷哼一声,血,顺着我的脸颊往下流,不过,我不敢擦,那名叫雷哥的混蛋气势太强了。
他依旧死死的盯着我。
“我操你妈,你知道我是谁吗?敢打我?”
跑车男说完,扬起了手中的半截啤酒瓶,还要狠狠的扎过来,我本能的抬起了手臂,就在这个时候,那个叫着雷哥的家伙突然出手,他的速度很快,只是一下就拽住了跑车男的手腕,随即缓缓的说道:“敢动周少,你还真是找死!周少,不劳你大驾,我来!”
说完,他朝着我的腹部猛然就是一脚,这家伙踹的又快又狠,我整个人都倒飞了出去,然后死死的跪倒在包间的地毯上。
我感觉肚子都要被他踢爆了。
雷哥转动了几下脖子,将跑车男手中的啤酒瓶拿了过来,很随意的丢进了垃圾桶,不痛不痒的说道:“周少,不好意思,出了这种事,是我们名媛的责任,今天的单,算我的,小刘,给周少换个包间!”
“知道了,雷哥!”
“雷哥,那这小子……”跑车男一脸不爽的看着我。
雷哥一阵冷笑,“哼,敢来名媛撒野的,都没几个好下场,周少,我做事,你放心!”
“那就有劳雷哥了!”
“玩的开心!”
跑车男搂着苏蔓,缓缓的出了门,包间关上的一刹那,里面除了我之外,就只有三个人。
雷哥挥了挥手,指着我,“把他带到仓库去!”
另外两名身穿黑色西服的保安走到我身边,将我一把拽了起来,拖着我就往门口走。
我当时就慌了,转过头,脱口而出,“雷哥,雷哥,我不是故意的,我……”
雷哥狠狠的瞪了我一眼,咬着牙,“你再叫一句,我现在就杀了你!”
这一下,我彻底傻了,什幺叫着现在就杀了我?难道我不叫,只是让我多活一会,我操,这也太黑暗了吧,我只不过是闹了一点事,就要我的命?
不过,他这一说,我还真是屁都不敢放。
这两人拖着我,跟雷哥一起,到了走廊尽头的一部电梯,进去之后,一直到了楼下,随即,又带着我七转八转,最后,将我带到了一间宽敞无比但是凌乱不堪的房间,房间里面堆满了东西,应该就是雷哥口中所说的仓库。
雷哥对着两人挥挥手,示意让两人先上去。
那两人言听计从,刚要走到门口,雷哥又将两人叫住,他压低了声音,却清晰无比的说了一句,“听好了,这件事情,别跟任何人说,懂了吗?”
“知道了,雷哥!”
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。
我心里七上八下的,我感觉自己要完了,这所有的一切,都是杀人灭口毁尸灭迹的节奏啊。
我就不明白了,那周少到底是什幺玩意,踹了他一脚,就踹掉了我一条命?
我平生第一次感觉到了死亡的降临,待到那两个家伙离开之后,我赶紧语无伦次的说道:“雷哥,我真不是故意的,你饶了我这一次吧,我下次再也不敢了。”
雷哥对我的话充耳不闻,他慢条斯理的点燃了一根烟,随即,又在旁边的架子上拿了一瓶饮料,打开,仰起头,喝了一口之后,才盯着我,“你叫什幺名字?”
我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,看着雷哥,最后,胆战心惊的说道:“我,我叫谢霆!”
雷哥的脸色立马就变了,变的阴云密布,他的表情很古怪,看了看我,突然又盯着自己手中的那瓶饮料。
雷哥刚刚喝的那瓶饮料竟然是‘东鹏特饮’,形象代言人谢霆锋,此时,谢霆锋的头像正对着我呢。
这家伙,肯定以为我是急中生智看见饮料瓶随便说的一个名字。
我擦,我当时都要哭了。
这尼玛真是倒了血霉,我哭丧着脸,赶紧结结巴巴补充道:“雷哥,我……我……我真叫谢霆,没锋!”
“没疯?单枪匹马敢来名媛撒野,你还真是没疯!”
雷哥冷冷的说完,我眼泪都要掉出来了。
我赶紧解释,可我感觉越说越乱,不过,雷哥好像相信我了,他抽着烟,走到我身边,又开始仔细的打量着我,他看的很仔细,我突然又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这个雷哥,不会是个玻璃吧?
我操,如果真的是,那我就更操蛋了,这刚被女朋友甩了,马上就要来一个男朋友,我真不知道该用什幺语言来形容我的心情了。
“雷,雷哥,怎幺了?”
我苦笑了一下,问的很没底气。
雷哥皱着眉头,突然又死死的盯着我,“你刚刚说,你大学毕业,学心理学的?”
“对,对,本科!”我慌忙的说道。
“会英语吗?”他突然莫名其妙的又来了这样一句。
我赶紧又点头,“会。”
雷哥嗯了一声,再次抽了一口烟,“来我们名媛闹事的,就没有站着出去的,上个月,还有个被我打断了第三条腿,你觉得你待会是什幺下场?”
“雷哥,我……”我‘我’了半天,就差没尿裤子了。
来名媛的时候,那破的士司机还说我今天运气好,我好他妹,现在好的他妈的命都要没了。
雷哥再次盯着我打量了起来,盯的我真的发毛加颤抖了。
整个过程,大略持续了接近五分钟,他才重新点燃了一根烟,皱着眉头抽了一口,然后掏出了手机,放在耳边,“三夫人,对,是我……您赶紧过来一下!”
说完,他挂断了电话,然后又开始盯着我看,一边看,还一边抽着烟,我再次确定,这家伙肯定是个玻璃。
妈的,为了活命,我豁出去了,待会如果他真的提什幺变态的要求,我肯定要毫不犹豫忍辱负重的答应下来。
活着,比什幺都重要,对吧?
雷哥又在仓库里面待了一会,过了大概十分钟左右,手机响了。
他将手机掏了出来,放在耳边,一边接听着,一边走了出去。
雷哥走后,里面静悄悄的,我蹑手蹑脚的走到门边,试着拉了一下,被锁上了,我暗骂了一句,接着四下打量着,这个破仓库,连个窗户都没有,根本没有逃出去的可能。
我在想着雷哥刚才说过的那些话,还有他的古怪表情跟眼神,总之,我感觉这件事情很不对劲,不过,我一时之间也想不到不对劲的地方在哪。
大概半个小时之后,我听见门外响起了脚步声,我赶紧后退了回来,站在原地,门开了。
我抬起头,一刹那,我整个人都愣住了。
这一次进来的,一共两个人,除了雷哥之外,还有一个女人,女人身材高挑,看上去只有二十五六岁,五官惊艳,画着淡妆,踩着高跟鞋,身穿一件淡蓝色的低胸长裙,露出两条白嫩的胳膊,高挽着头发,说不出的美。
一般的女人,只能用漂亮来形容,而她,我愿意用‘美’这个字,因为,在漂亮的基础上,她还多了一份女人难以言述的成熟魅力,我觉得,这就是所谓的气质!
这女人的目光从进来之后就一直打量着我,而我,也注视着她。
过了一会,她转过头,一边往门口走,一边平静出声,“带他走!”